20-凌

灣家|16y|ffxiv|不定期更新
畫畫努力中|最喜歡奧爾什方·灰石!!

【芥敦】論兩家原本對立的辯論社主將搞在一起的事發經過

這次是由包含我的六位寫手一起連文 寫出來的作品

 棒數
第一棒 洛惜言  @洛惜言 
第二棒阿僵  @僵™🎇 
第三棒 YESO  @YESO 

第四棒貓  @General—抱着咸鱼的猫 

第五棒 狗蛋  @___golder___ 

第六棒凌

然後如果有特別喜歡的段落就去關注寫他的太太吧!

【一】中岛敦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虽然有努力克制自己不要紧张但手心还是被细汗浸湿。芥川龙之介的语言风格一如既往地犀利,而自己,却要在这犀利的言语中找到更多破绽,这是最后扭转弱势的关键,自由辩答阶段很快就会结束了,在最后的总结陈词阶段,就看他是否能实现六个月前的那个晚上两人的赌约了。  最早加入辩论队是因为太宰先生的邀请,虽然不明白为什么会选中自己,只是抱着试一下的心态糊里糊涂的答应了,后来却成了一种习惯,一种消解烦恼的方式——虽然他好像也几乎没什么烦恼,至少看上去是那样的。仿佛还在熟睡的孩子被人叫醒,看见了五光十色的世界一般,对于这个之前他只在书籍或是电视中接触过的活动,为他带来了许多乐趣。  也是在那之后过了好久,他才得知,很久以前,太宰治还在一条马路之隔的G大念书时也曾是那边校辩论队的王牌辩手,直到因为各种原因突然转到W大当助教之后,甚至也一直都是G大许多传说的主角,同时也是许多学弟的偶像,包括之后成为中岛敦非常重要的对手的芥川龙之介。  在辩论赛中,不同的辩位对于比赛起着不同的作用,中岛习惯于四辩,这是一个需要有一定全局观和明确目标的辩位,也正因此是个相对温和的位置,正也是中岛敦一向的处事,而芥川则习惯咄咄逼人的二辩,言辞总是犀利而精确,严厉得让人总有几分敬畏。  或许是地形的缘故,G大和W大正好是隔着一条马路,正门互相对着大开这样有些剑拔弩张的布局,于是两所学校之间,也总有那么一些棋逢对手的感觉,众所周知,这样的两所学校往往都有些渊源,对于他们来说,大概就是市高校辩论赛的金奖了,自从某一年后起之秀的W大辩论队获得了那年春季赛的金奖,打破了G大的不败神话,并且在那年夏天撬走了刚刚毕业据说有资格留校太宰治,一种微妙的气氛就在两所学校间悄悄荡漾起来。当然这些“久远”的历史渊源在中岛敦考入该校前好几年就已经成为两边心照不宣的默契,这种都市传说式的段子每个人都会多少知道几个,却很少有人深究,在此也就不多费口舌。  但是中岛敦和芥川龙之介的不对付,与其说是来自于这种渊源,倒不如说更多地是因为那个名叫太宰治的人。  4月3日他真的是一个奇怪的家伙,虽然能感觉得到他看我不顺眼,我一开始以为是因为比赛对手的缘故,然而当辩论赛结束后,我在车站再次遇见了他,那时我才有一种感觉,他的敌意更像是针对我本人的。听说他曾是太宰先生的学弟,或许我应该去问问太宰先生,我到底有哪一点让他觉着看不顺眼吧。

4月11日比赛输了,有些沮丧啊,不过那家伙说的希望太宰先生认同他到底指的是什么啊?算了算了不去想了,明天去吃一顿茶泡饭吧,这段时间真的好累,各种意义上的。不过,那家伙真的好厉害,自由辩论的陈词基本上找不到破绽啊。4月12日  在餐馆再次遇到那家伙了,依然很不友好呢,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冤家?不过以后还是应该稍微避开他一些吧。4月21日  今天在餐馆再次遇见芥川,话说辩论赛已经过去好几个星期了,但是每次遇见他的时候还是有点莫名其妙的紧张,一定是因为这家伙气场太凶残吧。  正如中岛敦在日记里所预料到的那样,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与芥川龙之介的关系都不怎么好,即使两所学校因为离得很近,在附近的快餐店或是网吧都非常容易碰见,可是两人像是心有灵犀般避免碰面,若真的不小心碰到了,那么气氛立刻就会变成“巴尔干半岛”,这种心有灵犀似的微妙敌视一直持续到了夏天,然后,两个学校的辩论队被一同邀请参加了一次修业旅行。  菲茨杰拉德,一个来自M国的富豪,和两所学校都有许多商业上的往来,也是这次修业旅行的组织者,设定的目的地是他创建的公司G集团开发的一处刚刚落成的海边度假山庄,这种新兴的旅游产业一向需要许多商业宣传的投入,邀请与其有商业往来的学校参观算是成本很低的一种吧,这自然也不会是中岛敦关注的重点,但是眼下,有个让他意想不到的麻烦急需解决。  “太宰先生,你确定我要和他睡一个房间”和芥川一个房间?怎么可能?这样绝对五分钟就打起来的。  “没办法了啊敦,你就将就一个礼拜吧,不然要不你去找哪个女生一起住?”  “啊?这样不太好吧。”而且这次这次W大只来了直美,镜花和与谢野老师三个女的,前两个不管和谁都会被对方家长打死吧,带队老师又都是住3楼,和学生不是一个区域啊  “所以啊,只能让你好芥川一起睡喽,芥川你同意的吧”诶?芥川是什么时候到这里的?而且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同意了?!

【二】《Jiedun♥》未知 著(二)  中岛敦心情颇为复杂,或者说,无论是谁处于他现在的情况都不可能泰然自若。  他轻声深呼吸几个来回还是没做到开口扯出一个话题缓和几近凝固的气氛。芥川龙之介坐在另一边的床上趁着暖黄色的台灯翻阅纸张,书的名字由于灯光因素模糊不清。与自己不同,芥川好像根本不在乎房间里多尴尬。  敦无言,翻身收拾行李箱内的东西发出细小的窸窣响动,差不了零点几秒隔床黑衣的芥川猛地抬头注视起他。眼神自然不能用友好来形容,简直比得上身经百战的杀手面对死敌时毒药淬就的目光。  敦背后发凉,芥川使用更冷的语调说:  “不要再让我听见。”

  很想反驳但是刚来到目的地不想闹大动静的中岛敦握拳松开再握拳。
    “芥川,你真的答应了和我住一间?”  “是啊。”  “今天晚餐想吃什么?”  “是啊。”  “书拿反了...”  “是啊。”  中岛敦:……  
  空气很微妙,敦又在脑子里读了读芥川龙之介的三个肯定句回答,辛苦地忍笑。他非常想说芥川你根本没有昔日辩论台上侃侃而谈的样子,不过鉴于防止半夜三更被暗杀掉知趣地把话吞回了肚子里。  窗帘掀开半边,月光调高室内亮度,虽然没什么大作用可中岛敦依旧成功看清楚了书名――  《如何与智商低下的人心平气和相处》

    是清晨。  与谢野老师叹气,无奈看着敦眼角的青痕和芥川嘴角的红色,她倒挺希望两位同学是不错的重伤,拿来让她快乐一下。

  虽然用不错来形容重伤似乎不太恰当。

    海风腥咸,灌进肺腑带着丝丝凉气,夏日的灿烂阳光晃的人睁不开眼。芥川揉揉眼皮缓解酸胀感, 和那个宿敌一个房间睡好自然是不存在的,当初答应这件事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啊。  头痛。  不远处的一行人又发出了嘈杂的声音,芥川龙之介懒懒地半抬眼皮想略微看看发生了什么。隔十几米面容显得有些模糊的长直发少女向他发出去那个方向的示意。  

  “沙滩排球?”  与谢野晶子双手环臂,点点头:“既然来到了海边,这不就是传统的必玩不可的项目吗?”场地早已准备就绪,四十厘米深的沙坑中间放着几色相间的排球。芥川龙之介捂住嘴咳嗽两声:“你们人已经足够了吧?四人制的比赛不是恰好吗?”  “与谢野老师说,”敦用手遮挡打在脸上的日光,无奈地说:“她太强了,根本就是欺负小孩子。”  芥川由于睡眠质量精神不太好,况且加上并不是多么顽强的肺部他提不上什么兴趣,可除了他剩下的三位看起来都兴致勃勃。  “这可是有奖励的。”与谢野神秘一笑,晃晃手里的手机。  “太宰治,他的联系方式一直是无论G大还是W大的十大未解之谜的一个吧?不想要吗?芥川君。”  中岛敦看见,芥川的周身气场瞬间不一样了起来,简直像一点火星被丢进干燥无比的柴堆,爆裂出炙人的火焰。  “在下势在必得。”    “三局二胜制,镜花芥川一组,直美敦一组。”  与谢野晶子竖起分数牌,吹响了比赛开始的哨声。
    芥川是个强劲的对手,无论哪个方面都绝对称得上是,中岛敦心里很清楚这一点。不去了解对手的人,不是无可救药的自大狂便是有勇无谋的蛮者,敦自然非不知分寸的自大狂,也不是毫无头脑的家伙。  对方攻速很快,几乎刚开局就夺下一分。芥川完全不在意队友和防守,只是一昧注重拿分取胜胜。特立独行的风格看起来棘手又难以招架,带着七分辩论赛上的不讲情面。  “看来,人虎你差不多可以选择放弃了。”  “还早。”  敦擦擦嘴角的尘土,甩了一把额际的汗水。可恶,自己当年校园祭时半人半虎的扮相怎么泄露到校外的?连着芥川都揪得出来还拿它冷嘲热讽。
  不过——  接下来可都是我们的回合了。

    芥川龙之介大口大口呼吸着空气,像一条捞上岸来的海水鱼,命不久矣。镜花递来的蜂蜜水他没伸手去接,只是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示意与谢野晶子比赛继续。  太拼了,与谢野暗地里有点后悔的意思,理想中的友谊赛,这孩子愣是要拼命去打。  哨声第二次响起。  芥川依旧全心全意于拿分,中岛敦与其背道而驰,和直美尽全力防守。时间缓慢流逝,力不从心感对于芥川来说越来越强烈。尽管泉镜花竭力弥补己方防守的薄弱点,但供不应求。

    虚招?!
    芥川整个人晃了晃,模模糊糊看见人虎微微上扬的嘴角,知道这一局是输定了。中岛敦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体力消耗战,他纵使知道,也过于在意最后的奖品。    最后一局迫在眉睫。    “中也先生?”  一身严谨的西装马甲衬衣西裤的中原中也站在沙滩中分外扎眼亦是极度不符合风情,敦的眼角不禁抽搐,他真的不会热的要命吗。  闻声扭头的中原中也,突如其来有了对他们正在进行的比赛的兴趣。  情况失控。    四个人呆若木鸡盯着像被陨石袭击过的场地,正在激烈对战的二位老师兴致正高。明显占据实力优势的中也老师、嘲讽不停息的与谢野老师动作不停,沙粒四溅,反倒分数没人记录晾在一边。
  最终的优胜者中原中也,响亮地啧了一声表达对青花鱼联系方式的讽刺后扶扶帽子便离开了,那个联系方式他知道并且早几百年就拉进了黑名单。

    敦侧头瞥一眼芥川龙之介,对方微微低头察不清神色。
      “敦讨厌他吗?”     “当然。”
    就像世界上所有互为宿敌的人们情绪一样,无可比拟的讨厌。         【三】烟火大会一向是修学旅行结束的结尾。中岛敦到这个时候,也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不擅长的东西———穿浴衣就算一个。在休学期间不得不与之同房的芥川则是这方面的擅长者。芥川从浴室里出来,身上是换备完整的男士浴衣,中岛敦不得不承认芥川这身行头配上他古典秀气的长相,是蛮好看的。但他不会承认,至少口头上不会。中岛敦作了一番思想准备,清了清喉咙紧张地向芥川诉诸自己的请求。在果不其然的一番嘲笑后,芥川勉为其难地拿起放在床上的浴衣,站在中岛敦面前挑眉,命令道:“脱掉你的衣服。”中岛敦因受到嘲笑而羞愤通红的脸不屑的向侧一偏,但手还是乖乖解开了衣扣,脱下了上衣,接下来则是下装。刚解开自己的皮带,中岛敦便感到了深深的违和感。在芥川无意识的注视下,中岛敦梗着脖子脱了个精光,脑子里是一团浆糊。他实在是不明白,两个男人面对面,偏偏为什么在芥川面前就显得这么变扭呢?脸上刚褪下的红被一场的粉红代替,中岛敦感受着目光,全身上下都不对劲,白皙的肌肤染上奇妙的红。芥川还是迟迟不动。中岛敦绝望地看着他,两人之间陷入异样的气氛。身体暴露在空气中颤栗着,小脚趾抵在地面慢慢打着旋,中岛敦半阖着眼,睫毛微颤。快结束吧,快结束吧……芥川轻咳一声打破沉默,脸上带着不正常的表情,僵硬着将衣服扔到中岛敦头上。紧皱着眉恶狠狠地骂道:“笨蛋,你为什么把内裤也脱了?”
———————————
经过浴衣的乌龙,中岛敦已经不想与任何人交谈,特别是当事人之一的芥川。太宰挑眉看了看弓着背走在最前面的中岛敦,转头瞥了跟在自己左后方的芥川,玩味地捅了捅旁边中也的胳膊。中也专心浏览着道边祭典叫卖的物品,分神看了一眼两人,隐隐勾起嘴角,接着嫌弃般的移开了自己的手臂。太宰耸耸肩,回头拍了拍芥川的肩膀,向中岛敦的方向示意一下,接着便拉着其余的人分散开来游玩了。芥川从自己的思路里惊醒,稀里糊涂地接受了太宰的指示,向着中岛敦的方向走去。他其实看不懂自己当时的状态。即使中岛敦做了可笑又愚蠢的举动,他的反应也不该是愣在原地不知所措——僵硬在原地活该像个榆木疙瘩,现在芥川自己想想都觉得丢脸。人群中银发非常容易辨认,芥川并未多加思考,一把抓住了中岛敦放在两侧的手:“人虎你不看看队伍在哪里么?”银发男子在纷扰的人群中停下脚步,但仍背对着芥川。直到芥川从握住的地方感受到对方的僵硬,他才认识到这个动作对于现在的他们来讲是多么的冒犯。中岛敦仍然沉浸在混乱与羞耻当中,微抖着身子不太敢转过身来。芥川已经冷静下来,从容地放开手,理了理衣领:“太宰先生留下我们两个组队,到时候一起行动。”中岛敦惊讶的睁大了眼,迅速转过身来:“太宰先生他——”
柔软、微凉的触感。两位长相英俊、身着浴衣的男士,在人来人往的祭典会场中央,接了一个漫长的吻。直到路人小姑娘捂着脸尖叫着拍下照片,中岛敦猛地推了一把芥川,单手捂着脸,穿着木屐踉踉跄跄地推开人群跑走了。指尖慢慢按压着唇瓣,芥川似有所悟,看向中岛敦离开的地方,疑惑的目光逐渐变得清明。真是狼狈啊。无论是落荒而逃的他也好,还是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自己也好。
今夜注定无法安眠。

【四】在崎岖的山道上奔跑本来就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尤其中岛敦还穿着平时基本不会穿的木屐。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岛敦会摔倒在地上,而且虽然脸颊贴在略显冰冷的石块上,但脸上的热度一点也没有退却的意思,反而越发灼热仿佛烧到了全身,一旦一度停止工作的大脑再次开始运作,眼前出现的就全是芥川近在咫尺的脸庞和稍稍有些惊愕的眼神。下意识的摸了摸嘴唇,仿佛上面还有刚才冰凉的触感拍了拍发热的脸颊,支撑着身体想要站起来的时候,中岛敦却发现木屐的带子已经断掉,慌张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跑到了一个人烟稀少的小山坡上,本想着至少自己还有手机突然想起自己当时正处于和芥川的尴尬之中完全忘记拿手机的这件事。和芥川在一起真是一件好事都没有在心里默默的这么想着的中岛敦意外的在一棵树下发现了长凳,只好一蹦一跳的拎着断掉的木屐去椅子上坐着,无力的靠着大树,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有人可以发现他,在经历了一天心灵上和身体上的双重压力之后,竟靠着大树睡了过去。

反观这边的芥川龙之介,在眼看着中岛敦跑远之后,既没有去追的意思,也没有去寻找大部队的意思,而是沿着祭典的道路慢慢的走了起来。但是芥川龙之介的内心远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轻咳的时候总会想到唇上那柔软的触感,闭上眼睛仿佛就能看到那双蕴含着光芒的眼瞳。但硬要说是喜欢还是讨厌,他固然是讨厌他的。可能在芥川龙之介心中某个柔软的角落里已经被老虎的爪子触碰到了也说不定突如其来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出绚烂的颜色,随后慢慢的消失不见芥川龙之介本想着抬头看一眼烟花,却无意间捕捉到一抹亮眼的银色是中岛敦芥川几乎没有多想便抬腿走了过去,越是走近芥川越是觉得自己不可理喻,暂且不提中岛敦是W大的学生,他轻易的就夺走了太宰先生的喜爱,夺走了本该属于自己的肯定,但却因为那个根本算不上是吻的吻,他的内心正在逐渐的崩塌,他讨厌这样的自己,更讨厌让自己成为这样的中岛敦。低头看着中岛敦傻乎乎的睡颜芥川龙之介拿出手机的手停顿了一下,莫名有些暴躁的踢了踢中岛敦的小腿“你想睡到什么时候,人虎”回答他的只有烟花的爆裂声和从风中传来的中岛敦细小的呼噜声每天只会对着别人傻笑的人虎怎么可能会有脑子?看着睡的无忧无虑的中岛敦芥川觉得刚才的自己简直蠢透了,皱着眉头飞快的拿出手机从通讯录里找到了自己导师的电话,在拨通的同时用力的踢了几下中岛敦的小腿。这几下说轻不轻说重不重,但就是把中岛敦从椅子上踢了下去,今天第二次和土地有亲密接触的中岛敦被迫从睡梦中惊醒,在看到造成自己这么狼狈的罪魁祸首的时候不知名的火气一下直冲脑顶“你到底什么意思?!看不惯我的话完全可以不用管我的!你想得到太宰先生肯定的话就自己去让他肯定啊!为什么总是要来找我麻烦?我最讨厌你了。”中岛敦吼完猛的抬起头正好撞上了芥川的眼瞳,被那双眼睛里所蕴含的某些复杂情绪所惊异,芥川也同样注视着中岛敦,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抿紧了嘴唇,转身离去,徒留中岛敦独自站在原地,满眼的歉意等中岛敦接受完太宰治的嘲讽回到住所已经是夜深人静了,屋里没有开灯,仅依靠着从外面渗透过来的月光中岛敦慢慢摸索到床边,看着隔壁床上的背影,犹豫着要不要开口,最终还是深深叹了口气,飞快的脱去了衣服滚到床上,并计划着明天早晨起床就要和芥川道歉。但是凡事都有意外,当中岛敦被闹钟吵醒的时候,隔壁的床已经被收拾的像没有人住过一样早起道歉计划,失败回到学校的中岛敦重振旗鼓,本着两个学校离的这么近我就不信碰不到芥川原则在G大的校门口堵了芥川好几天结果就是人家芥川根本不给他中岛敦道歉的机会,堵了这么多天没把芥川等来却把G大的保安等来了,吓得中岛敦赶紧跑回了W大。垂头丧气的中岛敦小同学趴在自己桌子上哀嚎“芥川那个混蛋想让我愧疚一辈子吗?!”躲在门后的太宰治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爱徒,不紧不慢的拿出电话“中也,有没有兴趣演戏?”

5】.    芥川龙之介笔直地站在W大的水上报告厅门口,一身黑色正装,僵硬的姿态和苍白的脸色使他看起来像尊蜡像。不过世上估计找不出这么恐怖的蜡像,芥川冰冷的眼神迁怒在每一个进出报告厅的人身上,方圆十米都能感觉到他散发的森森寒气。传说中气功大师不眨眼的杀人手法或许都不如这清瘦少年一个眼神来得快准狠。为了不让自己面部表情太过狰狞,芥川的嘴巴死死抿成一条缝。太宰前辈要求出席的场合,必须保持绝对的冷静和风度,他也一向是个冷淡的人。

“哟,这不是芥川吗?怎么来了还不进去?“曾是W大辩手的国木田独步从远处匆匆走来。国木田因当年和太宰治激烈的角逐一辩成名。现在又阴错阳差和太宰成了同事,天天长叹孽缘不消生活不易。毕业当了教师后,也非常照顾现在W大辩论队的同学,和G大的辩手也有些交情。“前辈您好...在下马上...“看到国木田手中精致包装的【理想】笔记本,芥川的下眼皮抽动了几下,硬生生把说了一半的话憋了回去。国木田前辈手里的本子肯定是要送给他们的吧...可恶的人虎...!为什么太宰先生非要自己这个不合时宜的人来这种不合时宜的地方!修学旅行回来后芥川虽天天躲着中岛敦的死缠烂打,想尽快忘掉碍事的不快回忆。但那人虎那坨白毛就那么阴魂不散地时不时在他思绪中出现,修学旅行的种种画面也好像纤维素似的根本没法烂在肚子里,反而还生根发芽搅得他不得安宁。

呼吸,深呼吸。芥川整理了下领带和袖口,在入口处签到后径直走向报告厅最隐蔽的角落。不料被人从后面单手搂住了肩膀。“一味逃避可不行哦。”太宰治对上芥川惊恐带又带着惊喜的眼神,露出和♂善的微笑,“那么芥川同学带了什么礼物来呢!?”说第二句时太宰突然提高了音量,整个报告厅的人齐刷刷看向了他俩。无限尴尬的沉默中芥川瞥见人群里熟悉的紫金色眼睛。讲台边的中岛敦满脸通红,红晕的颜色比烟火大会那晚的烟火还要艳些。比之前还要可爱啊。可是看到中岛敦身边的泉镜花,芥川的胃翻腾了起来,脸上的肌肉开始不听使唤地抽动。镜花本就可爱,加之今天精心打扮了一番,一袭白裙配上方口小皮鞋,化了一点淡妆,多了分成熟动人。“敦和镜花看起来很般配吧?”太宰打趣到。“咳..是的。”芥川仓促地抬手捂住嘴,被过头去。中岛敦今天穿了一身白色西装,比平日挺拔稳重了许多,和娇小的镜花站一块儿简直诠释了郎才女貌一词。芥川不否认,却也不愿意承认眼见的事实。他讨厌中岛敦,现在更是厌恶到了极点,那样的蠢货竟然就这样和别人在一起了...真是恶劣得不可饶恕。“芥川在感情上还是一如既往的别扭又笨拙啊......啊!中也中也!这边!!”看到中原中也的太宰匆匆跑去招呼他准备开始今天份的亲切交谈,单方向的那种。“别忘记你的礼物啊。”太宰走前不忘提醒芥川一句。“喂!青花鱼你很烦诶...”......

人群从沉默恢复了正常,芥川硬着头皮走向讲台。反正把礼物送了,太宰前辈任务也算认真完成,自己回去申请退出辩论队,以后和人虎也不会再有瓜葛了。面无表情走到手足无措的中岛敦面前,拿出兜里包装好的瑞士军刀,一字一顿地面无表情地说客套话,也算完事了。“祝贺中岛敦同学成为W大辩论队队长,然后,祝你幸福。”“诶诶诶!!??”听到这话的同学都诧异的看向芥川和中岛敦,凑热闹围了过来。“今天不是辩论队的换届庆祝会吗?难道还有什么八卦!?”直美听见马上凑到镜花身边。“虽然是修罗场但是为什么感觉充满了粉色的泡泡!”镜花看他们的眼神跟看到汤豆腐一样闪烁着光芒。“哈???”芥川和敦面面相觑。

一周前。“芥川你知道吗!W大的中岛敦和泉镜花好像在谈恋爱哦!那天我在图书馆偶遇他们两个小情侣一样走在一起!啊年轻真好啊!”“嗯。”“别听到八卦还那么冷淡嘛,好歹尊重一下老师啊!”“好的,中也先生。”“你这家伙真是...”

“芥川!这周日是W大辩论队的换届庆祝会,敦同学也要公开和镜花同学的关系,务必要带上伴手礼来哦!”“好的,太宰先生。”“那说定了,下午2:00 W大水上报告厅见!”

“诶这不是W大的四辩吗?中岛敦是吧。”“是的!中、中也先生您好!”“你在G大门口鬼鬼祟祟地干什么,还带个墨镜口罩怕被发现?”    “那个...我在等芥川出来向他道歉...之前来了太多次被保安以为是可疑人物...就...”“先不说你这样更可疑...芥川那家伙偷偷告诉我他打算在你们辩论队换届庆祝会给你表白啊!”“啊啊啊!?他才不是这种人啊!”“哎呀~谁知道呢?后辈们可真是有活力啊。”

......

两个被前辈骗得晕头转向的优秀辩手,一时间舌头打结,无话可说。围过来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甚至有人从窗户外面踮着脚尖往里瞅。被围在众人中二脸懵逼又心怀鬼胎的两人可以说是非常微妙了。芥川拿军刀的手慢慢垂下去,本来打算气头上就用它威胁人虎吓唬吓唬他,可现在众目睽睽下真想一个反手表演钢刀捅自己。中岛敦更是懵了,这本是自己当上辩论队队长的好日子...可是这哪里是辩论队的换届庆祝会——被芥川那家伙弄得简直像个公开处刑大会啊喂!
6.)  
芥川走下台後 一直低著頭的 走離了會場 一邊思考著 一直站在出口等他的敦看到了芥川 走上前擋住了芥川的路 叫住了他“芥川!那個......對不起!!那時候在祭典時罵你,真的很抱歉” 中島敦鼓起勇氣的說完整句話後便低下頭等待 對方的回應
突然被道歉的,芥川先是愣了一下 然後露出了玩味的表情 接著說道
“喔 那你要怎麼 補償我呢?"
突然被要求補償的中島敦 一時慌張不知道要如何回答 急忙便道 我請你吃茶泡飯".......” 
見對方沒有反應 敦也不知怎麼辦 更加著急的"那你要什麼啦? "那我把我送給你給當賠罪啦"情急之下 就在連自己也沒發覺的情況下 把自己給送了出去
芥川聽見了令自己十分滿意的答案 便直接抓住敦的手 將人拉到自己面前到"你說的喔"
"......嗯當然"被突然拉到如此近的距離 紅著臉 過了好一會兒的才孜孜屋屋的回答 然而回答後才發現 自己到底說了些甚麼 之後變紅著臉縮在了 芥川的胸膛
"那你跟我說你跟鏡花泉是甚麼關係?" 
"蛤?我跟鏡花只是同學阿 怎麼了?"被問到的敦 從芥川的胸膛抬起頭回答"沒事"見只是謠言 芥川原本懸著的心 便落了下來
不知道從哪帽來的太宰治直接抓過兩人'那我們直截去台上公布吧"
被直接拖上台的兩人 一臉茫然 直到太宰治已經說完話把講台讓給兩人時 才反應過來
正當中島敦還在思考要怎麼說的時候 芥川已經搶先一步地開了口"剛才十分報欠 剛剛的發言權然是個誤會 就在剛才已經和敦解開誤會了 然號我要宣布 我跟中島敦在一起了"
聽到這樣的發言台下瞬間變得十分吵雜
敦在台下看不到的角度拉了拉芥川的衣角小聲"你怎麼直接說了出來""反正之後也是要說的還不如現在直接說"
沒多久後 兩個原本對立的辯論社主將在一起的消息 馬上傳到了兩校的所有人耳裡
而看著現在正在辯論的兩位主將的其他人 莫名的覺得眼睛很痛